im电竞网

im电竞网

im电竞网

TEL:023-68185237

E-MAIL:daweixinli.com

ADD: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科园三路1号3F

ma01.png 扫码关注精佳公众号

典型项目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典型项目

军长认出地图上四个小字实地勘察后决定用一奇招对付李奇微

详细介绍

  因此,“以水代兵”在军事上有着不可忽视的价值,古往今来许多作战者通过水攻打破了本不利己的战局。

  三国时期,关羽亲率荆州水军,在大水的帮助下如虎添翼,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将于禁七军全部瓦解,这便是《三国演义》中著名的

  利用“水攻”作战,看似只是利用水这一自然资源,实质上是在改造自然,将领不但需要对地形有充足的了解,清楚当地的地质条件及土质硬度,还要懂得如何对地形进行改造。

  朝鲜战争时期,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9军军长吴信泉在朝鲜“水淹七军”,让美国海军陆战一师尝到了“水攻”这一古老战术的滋味。

  抗美援朝战争第四次战役第一阶段时期,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员李奇微将对我军的作战进攻计划命名为“

  目标是不给志愿军丝毫喘息之机,消灭我军有生力量,尽可能地摧毁亚利桑那线以南的中朝军队,并向汉城及三八线推进。

  面对美军的猛烈进攻,吴瑞林当即率42军开展狙击活动,“以空间换取时间”,昼间抗击、夜间反击,42军以不多的兵力在多个前沿阵地与美军反复争夺,阻滞敌军北进的速度。

  在志愿军的节节抵抗下,重兵压境的敌人每日只能向北行军1.3公里,这与李奇微的预期目标相差甚远。

  因此,1951年3月7日,李奇微又下令部署“撕裂者行动”,进行全线反攻。

  “撕裂者行动”的目标集中于汉城、汉城以东50英里的洪川郡及再往南的春川市、华川市。

  李奇微意在通过占领洪川、春川等地,进一步占领铁三角,达到越过三八线的目的。

  美军的大部分精锐部队都集中于洪川、华川一线,除美陆战一师及骑兵一师两支王牌部队以外,美三十四师及美三师、英二十七旅也同时出战,敌军妄图通过强大的兵力,将战线推向三八线以北。

  值得一提的是,美陆战一师及骑兵一师两支王牌部队是美方的传奇军队,凭借着美国的军火贸易优势,手持先进的及武器军备,拥有“

  在炮火及飞机的掩护下,美军的装甲特遣队以“坦克劈入战”的战法节节入侵,向志愿军防线纵深进行穿插。

  在这期间,志愿军39军奉命在华川附近布防阻击美军,执行运动防御,为志愿军第二梯队争取入朝支援的时间。

  对于39军军长吴信泉而言,摆在他眼前最大的难题便是如何在宽阔、毫无遮掩的河谷附近,布置工事阻击拥有强悍兵力及火力优势的美军?

  根据志愿军司令部指示,吴信泉令3个师采取前三角配置,五师在洪川公路以东,七师在洪川公路以西,六师则在横城以北洪川以南呈一线散开。

  三个师在每个山头放兵坚守,以分散敌军火力,同时,在洪川公路两侧,反坦克小组用炸药包、破爆筒破路,对沿公路前进的敌人坦克进行突击。

  然而,实质上李奇微的目的除了争夺汉城以外,是吸引我军深入,全面围歼志愿军42军、50军和防守汉江的38军。

  察觉到美军有生力量的刻意回避后,彭德怀当即下令志愿军有序撤退,为了所有战士的性命,汉城此时不得不让。

  根据战略部署,39军在完成洪川以东的防御任务后,按照预定计划,向后转移撤出北汉江。

  面对后方穷追不舍的敌军,贸然交战只会暴露劣势,因此,志愿军在对战的时候明显处于被动的局势。

  队伍在撤到华川附近的时候,吴信泉终于喜上眉梢,因为,他在查看地图的时候,认出地图上四个小字

  这四个小字使吴信泉想起了自己曾经读到的战争故事“水淹开封府”,以及古籍《孙子兵法》中读到的“水攻”一说:

  “水攻”,倘若运用得好,借助水的力量的确能够很好地扭转当下敌强我弱的局势,能有效地阻断敌军的追击。

  于是,吴信泉当即派侦察科长蔡愚及联络员带领队伍到水库进行侦察,弄清楚华川水库大坝闸门位置、蓄水量及华川水库附近是否有百姓房屋等情况。

  待侦察科长蔡愚完成实地勘察回来汇报后,吴信泉马上又根据华川水库的具体情况作出决定:

  派军队秘密前往水库,转移水库四处居民,关闭大坝上的所有闸门,提高水库的水位,并令军队在水库两岸进行驻扎及看守。

  华川水库的蓄水量是较高的,关闭大坝上的所有闸门,能够将水库里的水继续积蓄,而待追击的美军进入华川下游时,再打开闸门放水“令半济而击之”,即便不能给敌军造成巨大的伤亡,也能令美军卡车及坦克丧失行动能力,给他们打个措手不及,冲散对方军队,为我军的撤退制造时间及空间。

  4月8日下午,此时美军已经进入河谷,他们认为此处地势平坦,不但有利于装甲集群作战,志愿军也无法进行夜袭,因此,敌军特地将营地驻扎在河边,远离有利于志愿军埋伏的山头。

  第115师师长王良太根据吴信泉的作战部署,派作战科副科长沈穆在4月9日拂晓之前,将华川水库十个闸门打开。

  水库的闸门很高,前来帮忙的朝鲜工人们建议直接炸开闸门,这样美军不但不能设法关上闸门,也再也无法依法照样将招数对付在志愿军上。

  霎那间,河道的水位迅猛上涨,仅仅一小时,汉江的水位就上涨超过1米,大水越过堤坝,直扑此时准备渡江的美军及美军营地,从我军的监听报话机里听到敌军一片哀嚎:

  大水冲走了美军的一个炮兵阵地、大量人员、物资、帐篷,甚至冲毁了公路,冲垮了一座由美军工兵架设的浮桥,迫使他们不得不将另一座浮桥拖回岸边,直接阻断了敌军的前进路线……

  “我们立即派出一支特遣部队去夺取大坝,关闭闸门……一直到4月16日,大坝才落入我们手中。”

  不过,吴信泉早已料到敌军的回击计划,派115师334团1连坚持驻守在水库前的288.4高地上,并提前在高地附近构筑工事,每日土工作业14小时。

  在1连连长赵志立的指挥下,全连共构筑堑壕1800多公尺、暗壕400多公尺、各种隐蔽部30多个、各种射击工事250多个、暗地堡11个、破坏道路200多公尺,正面挖三段崖蔽,长800多公尺……

  这些战壕主要是用来制止敌人的坦克进攻,战壕大多挖在山体的隐蔽部,炮弹不易直接命中,当敌军开始炮轰高地时,我军战士就躲进战壕里,而当炮轰停止后,我军战士又开始进行反攻。

  1连连长赵志立带领1连的士兵们坚守了4天4夜,抵抗了敌军整一个营的兵力,一直到接到撤退的命令,才主动放弃阵地。

  “天时”,在于时机的合理选择;“地利”,在于地形的巧妙利用;“人和”,在于志愿军强大的战斗精神和战斗力。

  在时机上,吴信泉军长选择的是拂晓之前,此时敌军正是疏于防备的时刻,且天色未明,准备渡江的美军受到视线阻碍,难以察觉我军将士的行动,而天色又渐亮,有利于我军在“水攻”后的进攻及防御。

  此外,开闸放水之前,39军进行了长达八天之久的蓄水,等待时机成熟,因为只有水量充足,才能有效拦截美军。

  在地形上,志愿军39军正是因地制宜,首先通过占据高地阻拦敌人,同时利用水库及山地之间的高度落差,蓄水后待美军进入下游,便开闸放水,以实现“半济而击之”。

  倘若没有战士们与敌人血战到底的决心,没有战士们顽强抵抗、坚守阵地长达4天4夜,牢牢掌控华川水库的闸门,水库的控制权便会易主,而有利的地理优势也会丧失。

  因此,我军在这场战役中,能够在劣势下依旧取得这样大的胜利,除了吴信泉军长充满智慧的判断和指挥以外,还有志愿军们抛头颅洒热血的精神、奋力御敌的勇气。

  39军在吴信泉的率领下,成功地达成了中路防守的作战目标,为我军实施转移及调整战线奠定了基础,为抗美援朝战争胜利作出了伟大的贡献。

上一篇:职称评审的专业有哪些?
下一篇:鄂尔多斯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鄂尔多斯市优化电力营商环境行动方案的通知